大发彩票
大发彩票电话

預防下一個弒親少年的出現才是最重要的

2018年最後一天,湖南衡南縣三塘鎮發生瞭一起弒親血案:一名13歲少年因向智障母親要錢上網未果,悍然用榔頭錘殺瞭父母雙親。弒殺雙親後,這名少年騎上父親的摩托車,去瞭鎮上的網吧。在網吧的兩個小時,他用父親的身份證購買瞭一張前往雲南大理的高鐵票。2019年1月2日下午,涉嫌錘殺雙親的這名少年在雲南大理被警方抓獲。不言而喻,這是一起令人發指的血案。這名弒親少年成為輿論中千夫所指的忤逆之子。相信法律會給他應有的懲罰。問題是,這起弒親案背後的一些因素卻令人如鯁在喉。這是一個困難的傢庭,經濟上的“貧”還好,但“困”卻似乎是一個無解的死結——少年的母親是一名智力障礙者,姐姐也是,父親是一名樸實的勞動者,養活一傢四口。如果不是這樣,這個傢庭的經濟情況或許不至於淪為赤貧。可是,智力有障礙的母親無法給予智力正常的兒子以有效的教養;整天為生計奔波的父親也無暇,恐怕也無法顧及孩子有效的教養。事實上,弒親少年在7年級期末考試的語文作文中以《親情真好》,為自己虛構瞭一個身份:遠在雲南他鄉的傢園,有疼他的外婆,同歲的叔叔,有能力幫他收拾爛攤子的表哥。這與現實中的傢庭環境恰成對比:外婆早已去世,忙於謀生的父親,身有殘疾的大伯,智力有障礙的母親和姐姐。他在去年的最後一天弒殺雙親後,買票踏上瞭子虛烏有的“傢園”。從精神病理學的角度看,弒親少年對虛擬身份的認同並不僅僅是幻想,可能也包含幻覺的成分。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瞭他可能出現分離性身份障礙的征兆,如果一直發展下去,這將是一種僅次於精神分裂癥的嚴重精神障礙。可以說,他在犯下滔天罪行時,多少有著對現實的絕望,而對幻覺中遙遠雲南“傢園”的向往,可能有著某種心理儀式的成分。因而,缺乏有效的教養和引導是其弒親的一個不可忽視因素。少年兀自成長,現實的局促催生瞭他幻想的膨脹。一般來說,像他這樣生於困難傢庭的少年,幻想的膨脹是為維護在現實生活中匱乏的自尊感。他向同學描述智力有障礙的母親是有工作的,從傢裡偷錢後上網、請客,甚至給夥伴錢,這些都指向他在竭力維護自己的自尊感。但是,當現實與幻想的分界線在這個過程中被打破和混淆的那一刻開始,精神癥狀就可能開始困擾和支配他,陰性癥狀可能蹈向自殺,陽性癥狀蹈向崩潰,弒親或許是精神崩潰的結果。當一個傢庭喪失掉給予孩子起碼的照料和教育時,社會應該有一個兜底機制來為他們提供幫助。就此而言,“扶貧幫困”不能局限於經濟層面,建立行之有效的社會幹預機制,為困難傢庭提供支持和幫助也應該是一項重要“扶貧工作”。學校、社區、NGO、地方政府都可以在不同的層面為這樣的困難傢庭提供支持和幫助。如今慘劇已經發生,我們在探討如何對少年提供有效的懲戒、處置之餘,預防下一個弒親少年的出現才是最重要的。□劍客雪(心理學者)
上一篇廣東一大貨車與摩托車相撞致3死 司機已被控制
下一篇返回列表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