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彩票
大发彩票电话

周洋父親:對權健的起訴不會改變 結束後再要個孩子

昨日,權健浙江分公司已停止營業,公司門口醒目的“權健”標識也被拆除供圖/視覺中國原標題: 束昱輝等權健18名犯罪嫌疑人被刑拘1月7日,從“權健事件”聯合調查組傳來消息,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束昱輝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相關工作正在開展中。同日上午,權健受害人周洋的父親周二力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采訪時稱,自己非常興奮,並表示,“對於權健的起訴不會改變”,“一切結束後,就再要一個孩子”。調查組束昱輝等人已被依法刑拘束昱輝大概不會想到,自己會在“知天命”這一年深陷囹圄,而由他一手創建的“權健帝國”也由此崩塌。北青報記者從“權健事件”聯合調查組獲悉,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2019年1月1日,天津市公安機關對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和虛假廣告罪立案偵查。1月2日,對在權健腫瘤醫院涉嫌非法行醫的朱某某立案偵查。截至1月7日,已對束某某(男,51歲,權健公司實際控制人)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對另兩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取保候審。相關工作正在開展中。天津市市場監管委發佈消息稱,天津市持續開展打擊、清理、整頓保健品亂象專項整治行動以來,出動執法人員近7000人次,對40傢保健品經營單位立案查處。1月7日當天,全市出動執法人員2003人次,檢查保健品生產經營企業(場所)1542傢,開展宣傳場次158場,張貼宣傳海報2544張,發佈宣傳信息1682條,查辦違法經營單位(場所)25傢,對涉嫌會銷及虛假宣傳的17傢保健品經營單位立案查處,取締欺詐虛假宣傳保健品經營戶5傢,現場責令整改進一步核實調查3傢,查扣違法保健品40780件(盒、臺)。截至目前,天津市出動執法人員6965人次,檢查保健品生產經營企業(場所)5289傢,開展宣傳場次245場,張貼宣傳海報6975張,發佈宣傳信息3252條,查辦違法經營單位(場所)54傢,對涉嫌會銷及虛假宣傳的40傢保健品經營單位立案查處,取締欺詐虛假宣傳保健品經營戶11傢,現場責令整改進一步核實調查3傢,查扣違法保健品41419件(盒、臺)。持股公司金財互聯市值蒸發13.58億元昨日晚間,束昱輝持股的金財互聯又一次發佈瞭與“權健”相關的公告,這一次是回復深交所關於“權健”的問詢函。1月3日,金財互聯收到瞭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下發的《關於對金財互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問詢函》。當晚的公告中,金財互聯回復深交所稱,束昱輝是公司實控人的一致行動人,兩人之間不存在其他涉及公司的協議或約定;公司與權健公司或束昱輝不存在非經營性資金往來;公司子公司方欣科技與權健兩子公司簽訂逾1600萬元服務合同,合同均在正常履約中;束昱輝所持公司股份不存在質押凍結情形,控股股東權健東潤投資累計被質押9080萬股,質押融資獲得的資金非束昱輝或權健公司所用。金財互聯在公告中詳細披露瞭子公司與權健子公司的合作。金財互聯表示,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不存在實際控制人變更或者其他股權變更的風險。北青報記者註意到,自去年12月25日,丁香醫生發佈揭露權健事件以來的8個交易日,其中有6個交易日金財互聯都處於下跌的狀態。截至昨日收盤,金財互聯跌0.63%,報6.28元,以此計算,金財互聯總市值蒸發13.58億元。周二力事情結束後會再要一個孩子“特別興奮。”看到束昱輝等人被刑拘的消息後,周二力的第一反應就是“善惡終有報”。周二力告訴北青報記者,起訴權健的事情不會改變,還是沒有考慮經濟上的訴求,“當初最困難的時候,他們找我私瞭,我都沒要他們的錢,現在我勉強可以活下去,為什麼還要他們的錢?”“我的努力,就是為讓更多的人瞭解權健,讓權健的那些人受到懲罰。”周二力說,因為他的愚昧無知,害瞭女兒周洋,“當初在醫院已經一年的時間瞭,周洋都已經快痊愈瞭,我還是聽信瞭他們的話。”周二力說自己“特別慚愧,特別自責”。從2013年準備起訴權健開始,周二力隻要有時間就關註和權健有關的消息,他加入瞭反權健的QQ群,把周洋的現狀和遭遇告訴群裡的網友們,也勸說那些加入瞭權健的網友不要再聽信權健的謊言。周二力說,他所做的一切不僅是為瞭給周洋一個交待,還要把錯誤的判決推倒,“全部事情完結後,我們會再要一個孩子。”對於未來,周二力充滿瞭期盼。經銷商就是騙子,東西那麼貴,還沒有效果昨日下午,北青報記者隨機撥打瞭20個“權健全國優秀直銷精英”的電話,大部分的電話處於無人接聽、停機以及關機的狀態。一名經銷商說自己還在做權健,他承認“束昱輝被刑拘”對他們的影響非常大。“特別後悔。”經銷商黃先生告訴北青報記者,他隻做瞭幾個月的權健,就損失瞭十幾萬,工作丟瞭,妻子對他不理不睬,還欠瞭一屁股賬,“真是太害人瞭。”他說,自己根本不是什麼全國優秀直銷精英,“一件東西都沒賣出去,那個就是花錢買的。”黃先生給北青報記者算瞭一筆賬,加盟4萬多元,各類網站推廣7萬多元,再加上每次出去參加活動的費用,全下來差不多十七八萬。“加盟時說一年隨便掙個幾十萬沒問題,結果我就心動瞭,加盟後才發現都是騙人的。”原本黃先生有一份非常穩定的工作,但被“忽悠”去聽瞭兩次權健的課以後,他決定要加盟權健,“去現場聽課,真的很蠱惑人心。那種感覺就好像隻要加入瞭,大把的鈔票都到手瞭。”黃先生說,加盟費折抵的產品都“砸”在瞭自己手裡,“我吃瞭幾個月,效果根本不像他們說的那樣誇張。”也正因為如此,黃先生才覺得自己“上當瞭”,但已經花瞭那麼多錢,又因為經常請假,不得已從公司辭職,他隻能硬著頭皮繼續做下去。但事與願違的是,數萬元的推廣費依然沒有給他帶來一個客戶,“我當時就問,不是說分享就有人買嗎?”黃先生說,即使如此,對方依然在顧左右而言他,和他強調產品有多好。“就是騙子,東西那麼貴,還沒有效果。”對於束昱輝被刑拘的事情,黃先生也覺得特別解氣。但是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還面臨找工作、還債以及和妻子的關系如何“解凍”。文/本報記者張蕊統籌編輯/餘美英相關鏈接北京鐵路局否認向“權健”開放冠名權本報訊(記者王薇)昨天有媒體報道稱,從中國鐵路北京局集團公司獲悉,由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冠名的和諧號高鐵列車“權健集團”號近日已被取消冠名。目前冠名列車對有關權健集團的所有標識都已進行瞭撤換。中國鐵路北京局集團公司相關負責人向北青報記者表示,該集團未向“權健集團”開放過冠名權。報道稱“權健集團”號在2018年5月29日首次命名,運行於京滬高鐵,列車為CRH380系列動車組。因近期“權健事件”不斷發酵,鐵路方面決定中止其冠名活動。昨天,中國鐵路北京局集團公司相關負責人向北青報記者表示,“權健集團”號並不是該局冠名的高鐵列車,北京局沒有給“權健集團”做過任何的冠名和車體廣告。北青報記者搜索發現,“權健集團”曾發佈消息稱,2018年5月29日開始,全長1318公裡、往返於中國政治文化中心北京與金融中心上海的京滬高鐵,將帶著嶄新的響亮名字——權健號,馳騁穿梭。但其曬出的圖片顯示列車為G460次,該趟列車開行於上海虹橋至煙臺之間,另外去年12月28日,有網友還拍攝到在山東即墨北站停靠的G472權健集團高鐵列車,該趟列車往返於煙臺至北京南之間。“權健集團”號由哪傢鐵路局集團公司發放冠名?北青報記者又致電中國鐵路上海局集團有限公司和中國鐵路濟南局集團有限公司,上海局集團公司相關人員表示,經瞭解未得到該局向“權健集團”開放高鐵冠名的消息,濟南局集團公司相關工作人員表示將去核實冠名一事,但到記者截稿時為止,仍未給予答復。
上一篇金正恩對中國進行訪問
下一篇返回列表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