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彩票
大发彩票电话

權健前“代理商”:拉不來人就沒收入 每天吃白水煮面

原標題:在權健做下線天天白水煮面李甜一直在關註最近的“權健風波”,一有新的進展就發給婆婆看,她希望權威信息能拉回婆婆的心,可是“她隻信她們老師說的,任何的負面新聞在她和她老師那兒就是統一的競爭對手抹黑、是假新聞。”這個元旦,她婆婆都不是在傢過的,而是陪著她們那些老師出去慶祝的……1月7日,杭州,已經人去樓空的權健浙江分公司。視覺中國供圖作者|張均斌“這次權健逃不過瞭。”在名為“權健傳銷揭秘群”的QQ群裡,聚集瞭近2000名“權屬”(權健從業者傢屬)和權健曾經的“代理商”們,他們在這裡分享各自的經歷以及收集到的“證據”,希望“扳倒”權健。最新的消息是,2019年1月1日,天津市公安機關對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和虛假廣告罪立案偵查。截至1月7日,已對束昱輝(男,51歲,權健公司實際控制人)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對另2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取保候審。同時,相關部門依法查處取締不符合消防安全規定的火療養生場所、開展集中打擊清理整頓保健品亂象專項行動。“眼見他起朱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瞭。”“輝煌”過後的權健留下一地雞毛,一些“代理商”“逃離”,區域的“老師”也無法“靜觀其變”。扒開權健,那是一個個“建造金字塔”的故事,很多位於塔底的普通人的生活已是“千瘡百孔”。如今,曾經的“代理商”們正準備聯合起訴權健,以期挽回自己的損失。“權屬”們也想再拉自己的親人一把。感覺當時就是著瞭“魔”如果不是最近的“權健風波”,劉晨是絕口不會再提“權健”這兩個字的。兩年多來,他刻意將這段經歷埋藏在記憶深處,也不主動觸碰過去搭建的權健圈子。可是權健的事就像一塊疤,留在瞭一傢人的心上。劉晨是被自己的大姨帶入權健系統的。2016年的夏天,他被帶到位於南京浦口的權健工作室體驗火療,這個工作室是劉晨大姨的“老師”的,三室一廳的工作室裡除瞭主臥能住人外,剩下的兩個次臥都擺上瞭按摩床。在之後的半年裡,這個工作室成瞭劉晨的傢,同住的還有另外五個人,三男兩女,彼此之間都沾親帶故。劉晨體驗瞭火療,也聽瞭權健“打雞血”似的的宣講會。回到福建老傢後,經過大姨的勸說,他和他的嶽父母都成瞭權健的會員。劉晨花費瞭7500元購買權健的產品成瞭普通會員,並前往南京加入瞭火療工作室。“在南京基本沒學習過火療,培訓主要就是背產品資料還有介紹各種療效。”劉晨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他到南京一星期後,“老師”就讓他上手做火療瞭,完全沒經過什麼培訓,“就讓人裹上濕毛巾,然後倒酒精燒,塗‘火龍液’。”而每天大量的時間就用來學習權健的產品知識以及各種話術。“比如拉人來做火療,就要‘觀火識病’,說他亞健康,再趁機推薦產品,骨正基啊、麥芽精啊、衛生巾什麼的,如果能讓他加入會員那就最好瞭。”劉晨說,加入會員之後買權健的產品會有優惠,這也是發展下線常用的套路,“反正你要買,加瞭會員還能便宜。”想要獲得折扣或返現,則需要繼續發展下線,發展的下線越多,層級越高,賺錢越多。“就和金字塔的構造一樣,‘老師’會給每一個被拉進來的會員畫一個大餅,就說以後會賺很多錢那種。”劉晨說,在工作室的生活很單調,每天早晚開兩個會,分享前一天發展下線的經驗得失,然後“老師”會分享幾個成功的案例“打雞血”,中間的時間就自由安排,可以背資料守傢,也可以出去拉人來體驗火療。“大傢每天都無所事事,最常做的就是加微信好友。”劉晨印象最深的就是加好友這件事。他和同伴們會把自己的微信頭像換成美女,然後通過微信“搖一搖”功能,尋找附近的人加好友以期發展下線。“有一天晚上,一個陌生男子突然找上門來,聊瞭半天,原來以為我們是賣淫的。”劉晨苦笑不已,“感覺當時就是著瞭魔”。回憶做“代理商”的那段日子,劉晨說不出一點好。去洗浴店、按摩店拉人做火療常常遭人白眼,拉不來人就沒有收入,每天吃白水煮面……那為什麼還能堅持下去呢?劉晨說,因為大傢相信權健,“老師會告訴你,現在工作室生活苦點是因為我們還在創業初期,以後會慢慢好起來的。”“一傢這麼大的公司誰會想到是騙人的呢?”張巖有些無語。2014年,張巖被他叔叔帶去參觀權健華北總部,豪華的辦公樓、正規醫院還有直升機、創始人種種榮譽頭銜,這些都讓他驚嘆權健的“實力”和“正規”。晚會上,那一個個成功“代理商”的事跡更是聽得他心潮澎湃,“寶馬夢”仿佛近在咫尺。從天津回傢後,張巖就交瞭7500元成瞭普通會員,可是接下來的兩年,他一直處於金字塔的底端,那些成功案例一個也沒有在他身邊復制過。“兩年時間,基本每天都在向人介紹權健的產品,拉人做火療,我說話沒什麼信服力,基本沒成功過。”做瞭兩年“代理商”,非但沒賺到錢,張巖還欠瞭一屁股債。最後也是因為“錢”的事,張巖離開瞭權健。權健要求各地“代理商”每個月去天津開會加強凝聚力,後來因為實在負擔不起路費,加上每次開會流程固定、沒什麼新鮮的,張巖就不想去瞭。為此,他和叔叔大吵瞭一架,一氣之下就離開瞭。張巖說,權健的問題其實大傢都知道,隻是身在其中並不覺得那是“問題”,“大傢都想賺錢嘛!”出來兩年多瞭,張巖仍沒還清當初欠下的債,和叔叔的感情也沒得到修復。前幾天,當初的“老師”給他來瞭電話,大體問瞭他生活現狀,囑咐他不要接受媒體采訪。劉晨做瞭半年左右也離開瞭,天天白水煮面的日子讓他看不到希望。他和大姨一傢也沒瞭聯系。這幾天,他又翻瞭當時工作室室友的朋友圈,打聽瞭一下他們的情況,發現其中不少人因為賺不到錢走瞭。“扳倒”權健才有希望“找回”妻子魏力最後悔的就是沒在早期阻止妻子加入權健。後來,看著妻子越陷越深,他已無能為力,“吵著吵著,感情就淡瞭”,妻子卻毫無所覺,想把魏力也帶入權健。根據個人的銷售業績,權健設計瞭一套晉升機制。從初級會員開始,往上分別是初級經理、中級經理、高級經理、鉆石會員,最高級別為皇冠大使。魏力的妻子已經是“高級經理”級別,手下管著不少人。魏力說,兩年多,能到這個級別,是因為他妻子拉瞭很多人加入會員。兩年前,因為在傢帶孩子無事可做,魏力的妻子通過她二姐接觸到瞭權健,魏力覺得妻子有事可做也好,就沒怎麼過問。可是一段時間後,“傢裡權健的保健品越來越多,她總是買買買,還一定要讓我吃,給我配瞭一堆。”魏力試圖和妻子溝通,後來就演變成爭吵,可是都不管用,妻子還一心想拉魏力入夥。魏力去過權健的華東總部,也被妻子拉著參加權健團隊大大小小多次會議,“感覺就是在洗腦”。他總結瞭權健開會時的套路:放著特別大聲的音樂,中高層排場十足,上臺分享的一定是“醜小鴨變白天鵝”的故事,成功的標配一定是買瞭一輛寶馬。但妻子隻相信“老師”的話,說“‘老師’是要培養她。”做瞭幾年,也沒見妻子的收入增加,“最多一次好像就(一個月)拿瞭5000多元,還大部分又買瞭權健產品,她已經入魔瞭。”最讓魏力受不瞭的是妻子經常住在工作室,不回傢,“有時候想想,要不是為瞭孩子,早就和她離瞭。”現在隻要妻子說權健的情況,魏力就會錄音;用過的權健產品,他也都會拍照。他準備把這些證據交給有關部門,“扳倒”權健,才有希望“找回”妻子。權健的可怕不隻是騙錢,更是摧毀信仰“哪怕權健被查被抓瞭,我婆婆這些人也會認為是假的,或者被冤枉的。”李甜已經基本放棄拉回婆婆的想法瞭,“權健的可怕不隻是騙錢,更可怕的是可以摧毀一個人。”她說。自從婆婆成瞭權健會員後,李甜的傢就變成瞭一個火療工作室,看著每天傢裡人來人往,她說不出的別扭。一群人每天不是講產品就是講制度,李甜給婆婆提意見,結果一提,老人傢就急眼,絲毫不為所動,對峙瞭幾次都沒有結果,“和著瞭魔似的,不讓說權健不好,一說就翻臉。”光是這樣,李甜也就順從老人心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瞭。可是,老人居然把主意打到瞭孩子身上。“我傢寶寶八個月,我婆婆說喝麥芽精好,總是喂,我不讓喂就偷著喂。”權健的麥芽精是一款酸堿平衡素,產品說明書上寫著其具有調理腸胃、提高免疫力等功效。李甜發現,每次喝完麥芽精,小孩的大便顏色都和麥芽精的一樣而且很硬,她很擔心,為此和婆婆大吵過幾次,“但小孩喝完確實也沒什麼癥狀,婆婆還是堅持喂,沒辦法,我隻能自己看緊一點。”李甜一直在關註最近的“權健風波”,一有新的進展就發給婆婆看,她希望政府的權威信息能拉回婆婆的心,可是“她隻信她們老師說的,任何的負面新聞在她和她老師那兒就是統一的競爭對手抹黑、是假新聞。”“哎,好無奈哦。元旦婆婆都不是在傢過的,而是陪著她們那些老師出去慶祝的……”李甜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婆婆回頭的一天,她好想一傢人能回到過去的樣子。(應被采訪者要求,文中采訪對象為化名)(本文發表於中國青年報經濟周刊)中國青年報出品微信編輯|王海涵喜歡就請在右下角點贊轉載本文請掃碼
上一篇李雲龍口中“白面秀才”趙剛到底有啥背景,抗大畢業就能當團政委
下一篇返回列表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