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彩票
大发彩票电话

租金高漲逼退終南山隱士?系政府清理整治違建

原標題: 租金高漲逼退終南山隱士系誤讀近日,一篇名為《那個辭職隱居終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來瞭》的文章將頗具神秘感的終南山“隱士”引入瞭公眾的視野。文章稱,目前不少終南山“隱士”因為房租和生活成本高漲,紛紛選擇下山。北京青年報記者調查發現,“隱士”們的下山,租金或許並不是主要原因,更重要的是,針對近期當地政府對於終南山上的違章建築進行清理,導致很多住在違建中的“隱士”們“重返紅塵”。網傳房租高漲逼退“隱士”?近日,一篇名為《那個辭職隱居終南山的姑娘,付不起房租又回來瞭》微信公眾號文章走紅網絡。文中提到,不少早年進入終南山生活的“隱士”們因為房租和生活成本高漲,“不堪重負,紛紛選擇下山,離開終南山”。文中提到,由於終南山有“天下修道,終南為冠”的美名,相傳薑子牙、張良、孫思邈、陶淵明、王維等歷史名人都曾隱居於此。近幾年,更是吸引瞭眾多山外的民眾慕名前來隱居於此。不過,山中住所有限,所以最近出現瞭供不應求,價格水漲船高的現象。一位早年隱居終南山讀書、攝影、種菜的姑娘小楠,因為租借的小院年租金從400元漲到2萬,不堪重負,不得不回城找工作。據小楠介紹,早年終南山的房租行情大多為一年數百至數千元不等,偶有上萬。現在很多土坯房一般為年付,需1.5萬至2萬元,甚至出現有屋主要求租客一次付清5年10萬租金。不僅房租,吃穿用度也比以前貴瞭很多。據統計,在山上居住一年連帶房租年花費至少需要3至4萬。澄清下山系政府清理整治違建然而,對於公眾號文章中所說的房租高漲逼退“隱士”的情況,西安長安區政協委員、長安區道教協會秘書長梁興揚坐不住瞭。“近期,網傳終南山‘隱士’因租金上漲離開秦嶺,引發網民關註,實際情況並非如此。”梁興揚因為工作的原因,對終南山“隱士”的生存狀況頗為熟悉。12月26日,他在微博上表示,導致“隱士”們紛紛下山的並不是因為租金高漲,而是因為“秦嶺近期一直在進行違章建築整治和環境保護”。梁興揚告訴北青報記者,從地理位置上講,終南山一般是指西安南面40公裡處的終南山山峰和與之相鄰的東西上百公裡內的秦嶺北部,不少“隱士”都選擇居住在西安長安區境內的天子峪和大峪等山間村落裡。“住在哪兒的都有,有住山上小廟裡的,有租住村民老房子的,也有自己搭窩棚和木屋的,甚至有直接找個山洞就住進去的。”“不少‘隱士’在終南山裡租住的是沒有合法手續的違章建築,一方面影響環境,另一方面還存在很多的安全隱患,所以當地政府近期組織瞭一系列的違章建築和環境保護的治理行動,不少‘隱士’沒瞭住的地方,自然就下山瞭。”梁興揚說。講述不少人下山都去瞭南方今年8月初,“隱士”圈小有名氣的“終南草堂”因為部分建築屬於違章建築遭到瞭拆除。草堂工作人員劉女士告訴北青報記者,2008年創始人張劍峰上山租住大峪村民的房子,之後又逐漸搭建起來五六間木屋,接待一些有上山居住意願的人,草堂拆除後大傢都下瞭山。“大峪這邊之前是‘隱士’比較集中的區域,開始治理以後,這邊不少不合規的房子都被拆掉瞭,人是少瞭很多。”劉女士告訴北青報記者,“現在的終南山溫度動輒零下好幾度,除瞭山頂上還住瞭些沒拆到的人,其他不少‘隱士’都下山去南方瞭。11月就開始下雪瞭,要在山上過冬隻能儲藏過冬的食物,喝水得化雪水,還不容易燒開。”另一位來自廣東的90後“隱士”木原(化名)今年8月中旬也因為自己搭建的棚屋被拆下瞭山。“現在已經回到廣東工作瞭,我在山上待瞭兩年左右,主要就是想過一下清凈的日子。”對於自己山上隱居的原因和目前的生活狀況,木原並不願意多說,回想起隱居的日子,木原表示每天的主要內容就是挑水、種地、曬太陽、喝茶和閱讀。“山上的日子比山下是慢很多,但是也並不是那麼舒服,尤其是冬天,半夜經常被凍醒。”回應秦嶺辦稱違建清理一直在進行北青報記者隨即致電瞭西安秦嶺生態環境保護管理委員會辦公室。據秦嶺辦一名工作人員介紹,雖然該辦對“隱士”這一群體沒有特別的瞭解,但是對秦嶺違建的清理行動一直都在進行中。“我們從今年7月底開始就一直在進行違規建築的清理行動,一方面是秦嶺北麓的違規別墅的拆除,目前已經基本完成瞭;另一方面就是秦嶺中散落的一些違章建築,我們聯合各區縣和部門經常進行巡邏,一旦發現違章建築自然是要拆除的。”該工作人員表示。“隱士”們“怡然自得”的山居生活,在梁興揚和秦嶺辦的工作人員看來處處都是安全隱患。梁興揚告訴北青報記者,很多“隱士”自己搭建的窩棚一方面從建築的安全性來說就不合規,“深山裡生存條件相對惡劣,不少‘隱士’都是獨居,一旦出現意外求救都很困難。”另一方面在山中沒有水電,不少“隱士”隻能自己生火。“生炭火容易造成一氧化碳中毒,生火的話還可能造成火災,山裡秋冬很幹燥,過去幾乎每年都有火災發生。”秦嶺辦工作人員也對北青報記者表達瞭相似的憂慮,但他同時無奈地表示,違章建築的清理必然會是一個長期的行動。“因為很多違建是我們這一次清理瞭,過幾天他們又回來建。”亂象終南山“隱士”圈魚龍混雜“現在終南山很冷,不要去,更重要的是終南山的‘山民’裡存在一些壞人。”今年年初已經下山的太清(化名)告誡向他咨詢上山事宜的記者。太清還在山上時是“隱士”圈中較為活躍的一員,經常在各大終南山隱居貼吧裡回應尋找山居住所的帖子。在“隱士”圈,大傢往往並不以“隱士”自居,“山民”是更加公認的說法。梁興民對“隱士”圈的看法與太清有著相似之處,在微博中,梁興民拋出瞭“終南山‘隱士’成分復雜,有假僧假道,有無業遊民,更有犯罪分子隱匿其中”的言論。梁興民對北青報記者進一步解釋道,這些“隱士”中有一部分是真的有所追求的,還有一部分是逃避生活和追求新奇體驗的,另外還有一些打著隱居旗號塑造自己“高僧”“大師”身份行騙的不法分子。“隱居本身沒有問題,但是違法違規行為肯定是不允許的”。據當地媒體報道,2017年,西安市民錢女士來到秦嶺山內想尋找一位“大師”給她破解近來的諸多不順,在山上她碰到瞭一位范道長,范道長給錢女士把脈診察,還用易經八卦找病方。范道長先是帶著錢女士遠赴新疆購買雪蓮“調理身體”,又讓錢女士陸續轉賬40餘萬元破解“財劫”。直到拿到錢的范道長突然失聯,錢女士才發現被騙。錢女士報警後不久范某被警方抓獲,據范某表示,自己略懂些中醫常識,又讀瞭些國學書籍,便在山上給人“算卦”,見錢女士比較相信他,便打起騙錢的主意。近日,范某被西安市長安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詐騙罪依法批準逮捕。文/本報記者李濤實習生李卓雅供圖/視覺中國
上一篇媒體6問權健事件:權健直銷模式和傳銷有何區別?
下一篇返回列表
X